5 5

分享

好的故事應該是白色的

事件的起因是這樣的:關於上周我分享了我對短篇小說《樂透》的分析以及推坑,我有朋友問我:「難道這不算過度解讀嗎?為什麼只是看到那個凳子是三個腳、那個人的名字被念錯,就可以解讀為影射基督教?」
我覺得這是個好問題,所以就寫了這篇文章,說說我對解析文章的看法,也順便講一下我對於好故事的看法。
先說,這都是我的個人想法,沒有要開地圖砲的意思(*゜ー゜*)

l 本文的各大段落整理

1. 什麼叫過度解讀?
2. 認識讀者反應論──作者在想什麼其實不重要
3. 好的故事應該是白色的
4. 總結
5. 觀點雷同的文章分享
雜糧隨筆 讀者反應論 藍色窗簾 新批評 文學批判

l 什麼叫過度解讀?

有一個梗叫做藍色窗簾,泛指過度解讀。
而我覺得只要講得出理由,找得出依據,去尋找藍色窗簾的意義就是讀文學有趣的地方。
但!是!
合理依據必須是在「那篇文章」內作者用的字、詞等依據,而不是從作者的背景、或是故事架構很像某個事件去猜意圖,擅自連結到外部事件,那個就叫過度解讀。
用我自己的文章《冰淇淋皇帝》塵埃式的性與死 舉例,我在講自己想到的東西的時候,都是從文章內的字去做解讀,並且有確實的去字典找意思,再從這些意象中推論出自己的合理結論,而不是去研究脫離文本的事實。
當然,有些作品確實是要連結作家的背景去看會更有觸動,但一部好的作品就算不提作家背景,也是可以讓讀者找到樂趣的。
例如喬伊斯(James Joyce)的作品《都柏林人》。
喬伊斯是一個愛爾蘭作家,作品也都是在反映當時愛爾蘭的社會、人們的麻痺、以及愛爾蘭人的道德(我自己的解讀啦),但是就算讀者不知道喬伊斯的身分,也完全不知道愛爾蘭的歷史,仍可以從故事中得到感觸,這就是優秀的作品,讓讀者有跡可循、借題發揮(?)、並看出一套自己的想法。
那有沒有過度解讀例子?
軍國主義復活?/進擊的巨人 引發韓日論戰
↑這篇的例子就很好,我覺得這個論述就是過度解讀,因為仔細看的話,就會發現那篇報導的文字中,直接把作品內發生的事情套用到外部事件,但進擊的巨人裡有提到任何現實國家的名字嗎?沒有,所以到底是怎麼推論作者支持軍國主義的?
我認為他們的推斷途徑是因為作者是日本人啦,但是整個故事就是沒說到關於『日本』這個字阿。
如果進擊的巨人是一部文學,整部作品都用文字表述的話,那麼利用「因為作者是日本人,而且故事架構符合史實,進而推斷出是在描寫軍國主義」的話,那也是跳脫文本的研究,而不是根據文本內的文字進行客觀解讀。
就算再退一步說,如果有人說:「我認為這個故事的敘事者支持軍國主義,因為XXXXXXXX」
那這樣也只能說那篇文章的「敘事者」可能支持某某理論,而不是作者。
對,作者不等於敘事者。
作者可以創造造出一個敘事者來講故事,但那個敘事者的人格特質、口吻等等都是作者創造、模擬出來的,並不等於作者本人。
回到《進擊的巨人》,如果只是看到裡面描述的事件很像我們現實世界的某事件架構,就直接斷定《進擊的巨人》的作者支持軍國主義,就叫過度解讀。
在這裡附上幾篇很有趣的文章
《詩作成了會考考題 作家卻說不知道答案是哪一個》
《拙文變成了學測考題,那就說幾句……》
簡而言之,這些作者的題目被選入學測的讀解選擇題,結果作者自己也選不出來ヾ(•ω•`)o
不過我認為這兩篇文章不影響我以上的論述,因為讀解本就是主觀的事,尤其是詩,把詩拿來考試本來就很怪,但這個不在今天的討論範疇內所以先掠過,雖然對於國文科的考試內容我真的是……感觸良多。
媽的把新詩打散叫學生重組是三小爛題目 知不知道詩是什麼啊

l 認識讀者反應論──作者在想什麼其實不重要

以下是讀者反應論的定義及部分內容,擷取自這篇文章
基本上,讀者反應論重視讀者對於作品產生的反應,並且充分賦予讀者主動建構意義,而非只是一味地被動接受作品傳遞的訊息,畢竟,在閱讀作品時,讀者本身的理解是不盡相同的,它會因為讀者的個人因素比如說認知程度、想像力、性別、過去的閱讀經驗等,除此之外,像是閱讀中團體的氣氛是否和諧,分享心得的方式是否自由、多樣等,也都會影響到讀者對作品的反應,所以,在閱讀的歷程中,係由閱讀者意識到個人經驗及作品本身的特質,經由不斷地互動,讀者當可主動構築作品的意義。

冀此,讀者反應理論認為閱讀活動是建構性的,因此也產生出以下的幾點假定:(一)閱讀時,讀者是主動參與,而非被動接受;(二)意義並非存在於文章本身,相反的,意義是存在於讀者的心靈中,是讀者與文章交感的結果;(三)讀者的理解是有差異的,因為他們在文化上和個體上都是獨特的。
也就是說,支持讀者反應論的學者認為,讀者會因為自身的背景、經歷、讀過的書、國家歷史、政治立場、甚至性別不同,而對一個故事產生不同的詮釋。
閱讀不只是被動的吸收,而是讀者與文本互動,主動地創造經驗。
而我認為,讀文章、讀故事、讀詩的時候,重點不是作者的意圖,而是讀者的詮釋
好,我知道這很幹話,但我覺得這個概念很重要,如果抱著尋找作者的意圖來看文學的話,不管你發掘了什麼,你都可以反駁自己「作者只是順手寫到『那個窗簾是藍色的」而已,不要想太多!絕對不是因為藍色代表了某種憂鬱特質」
但一部作品可以流芳百世的其中一個特點在於「它可以被多方詮釋」,就算一個故事的背景是架構在某個時代、或是某個異世界等等,但讀者仍可以從那部作品中找出屬於他自己的意義,那我相信那就是好作品的其中一個特質。
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如果你認為某個字在文章裡的出現並不是巧合,而是刻意的安排,就可以衍伸思考:為什麼敘事者要選那個字?明明有很多字可以選,為什麼他要用那個字?是巧合嗎?還是是其他意涵?
這就是文學分析的有趣點,即使那個字可能真的是不小心寫出來的,但也不重要,只要你覺得那個字有意義,那就是有意義。
(當然以上情況限於能找出合理解釋,而不是過度解讀、斷章取義。)
我認為,作者的意圖為何其實並不重要,讀文學,更甚至看動漫、看漫畫,只要能從中獲得樂趣,或是屬於自己的意義、屬於自己的一套詮釋,並且有合理證據支撐,那就可以算是正當的分析。
(文末會多加解釋讀者反映論,因為我覺得加在這裡會過於冗長。)
所以,如果抱著想要尋找作者的意圖、或是覺得文學批判就等於過度解讀的讀者,可以略過我所有的文章分析,然後永遠不要點進我的網站,順便去學通靈,等學會了如何知道別人在想什麼之後再聯絡我。
我也很歡迎多方討論,例如如果有人認為我的推論不合理之類的,其實我會很想知道是哪個點被認為不合理,這樣我就可以得到新的觀點、以及更縝密的邏輯推演!

l 好的故事應該是白色的

我喜好的閱讀類型很廣,言情、劇情、懸疑、科幻等等的我都看,但這些故事中我認為的好故事都有一個共通點,那就是:就只是專心說故事
舉例來說,我很討厭道德說教故事,我認為「道德」(或是真理)這件事應該自己從故事裡去找,而不是作者在結尾直接告訴我什麼才是道德。
我認為所有好的故事都應該是「空白」的,只是講述一個故事,而不是說教
我有一個朋友討厭黑暗的故事(當然這是她的自由,我沒有要批判她的意思),她常告訴我她討厭小孩看動漫、電影、小說,因為裡面總是打打殺殺,這樣小孩會覺得世界很黑暗。
但我卻認為我們可以從那些黑暗的故事找出這世界的光明,而不只是專注在那些悲慘結尾。
就像一部看了會胃痛的漫畫改編動畫《來自深淵》,裡面的情節真的慘到不能再慘,但是我卻很喜歡,不是因為內容血腥、獵奇,而是因為我在這些情節中可以看到希望的光(然後我朋友就覺得我瘋了)
另一個例子就舉大家都懂得童話故事《小美人魚》好了,小美人魚這個故事我相信大家都知道,而且那部作品裡,作者並沒有搞什麼道德教育,但是大家都可以從故事裡找出意義。
有人說:我覺得美人魚應該殺掉王子回到海裡。
有人說:我覺得美人魚是個顏控,只是看臉就愛上人家,有夠膚淺,還造成了對家人的傷害;還有那個王子也半斤八兩,看人家漂亮就把她帶回去然後不娶她是三小。
有人說:我覺得小美人魚的愛很偉大。
有人說:妳不能跟一個妳只見過一次面的人回家!
這就是對故事的討論,同樣的故事,每個人看到的重點都不一樣,
我認為閱讀的時候不要只是專注在故事的情節、脈絡,自己賦予那個故事一個意義,只要言之有理(就是要找得出證據,不是黑白講),那你就多了一個看世界的新方式,以及除了單純看故事以外的新樂趣。
不妨也看看別人對那個故事的詮釋吧,那樣或許你就可以窺探到那個人的靈魂一角。
我認為一個好的故事是白色的,讀者可以自己上色。
我也認為一個好故事要是透明、可以反射的玻璃,讓讀者用那份透明去反射出自己靈魂的一角、自己看世界的角度。
讓故事只是故事,專注講好一個故事,這樣就是個值得讀者自己去探索、挖掘的好故事。
對,我是俗辣,我不敢把話說死所以來這邊補全。
就是我並不是說寓言故事都不好,只是大部分我都不喜歡,但有一個寓言故事是我小時候看過,到現在都記憶深刻的,那本書叫做《天地一沙鷗》,作者是李察·巴哈,晨星出版,李騰雲翻譯。

l 總結

ü 我認為不用努力去猜作者的動機,反正我也不會知道作者到底在想啥。
ü 文學批判或作品解讀應奠基於客觀事實,也就是整部作品提到的詞彙,而不是斷章取義,或是看到某作品的結構很像外部的某個事件就開槍。
ü 每個人享受故事的方式不一樣,有人喜歡單純看故事,有人喜歡解析故事,不要去批判他人享受文學的方式。
ü 那些認為:「不能好好看故事嗎」的人可能不適合我的某些文章,請左轉出去。
ü 歡迎討論,我喜歡討論、辯論、打臉、跟被打臉。(原來是抖M)

l 觀點雷同的文章分享

Ø 【菜鳥談】別在嫌人家藍色窗簾了!──帶給觀眾的想像性,是作品所具有的價值之一
這個作者言簡意賅,跟廢話很多的我不一樣,但觀點一致。
Ø 專題 | 電影評論就是一種自作多情?
「母親是母親,孩子是孩子」比喻精妙,雖然我沒付費所以不能看完,但單就前三段,我認為我是認同的。(默默拿出信用卡)
Ø 評論與藍色窗簾
這個網友的意見與我完全相反,我相信每個人享受作品的方式不一樣,也可以理解他的想法,不過我的想法完全相反啦XD
雜糧隨筆 讀者反應論 藍色窗簾 新批評 文學批判
#雜糧隨筆  #讀者反應論  #藍色窗簾  #新批評  #文學批判 
分類:藝文

什麼都吃、什麼都看,我的雜糧人生。/最近身體不適,大概會休息到八月多吧,有緣再見~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樂透》(下)人生就是場大樂透__雜糧讀書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香水》(上)騷年,你渴望味道嗎?__雜糧讀書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